第三八一章 共击石虎

    谢谢好友糖果爸的月票

    其实合击石虎是可行的,杨彦也想早点结束淮北战事,毕竟被团团围困,不仅粮草日益消耗,还什么都做不了,但他必须要弄清楚慕容部的心思,沉『吟』着问道:“多谢二郎君为我解『惑』,不知令尊可有额外要求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慕容皝道了声好:“杨府君快人快语,那我就提三个要求,首先,家君已与代王和曹将军密议,将来无论是敌是友,你我四方于此时须同心协心,共击石虎,不得有任何保留,否则天诛地灭,杨府君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杨彦可不相信真有慕容皝说的那样美好,不过现代人最不忌惮的就是赌咒发誓,于是点点头道:“慕容二郎君提议正合我心,不管将来如何,羯人乃我等共敌,正该合力破之?!?br />
    随即指天,发了一通毒誓。

    慕容皝又道:“其次是关于曹将军之事,此战过后,杨府君席卷淮北已成定局,曹将军坐拥青州,怕是不能见容于杨府君,我等只希望,杨府君能念及共击石虎之义,三年内不向青州用兵,曹将军亦不会犯之?!?br />
    杨彦眉心微??!

    从慕容皝的第二个条件就可以看出,慕容氏与拓跋氏已经作了曹嶷的靠山,目标正是自己,不过杨彦并不担心这两族能玩出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一来慕容拓跋二族的大敌始终是羯人,在羯赵覆灭之前,不可能直接与自己交手,二来由燕代到青州,中间隔着羯赵,必须渡海才能往来,从海面走又能运送多少兵力,多半是物资支援。

    只是让杨彦等三年是不可能的,青州的石墨矿必须要尽快开采,制坩埚,融钢水,直接浇铸钢制构件。

    坩锅炼钢法以现代的眼光来看,成本极高,但是对杨彦来说,成本压根不用考虑,在这个时代,他唯一付出的成本只是人力成本,一个人吃饱肚子能吃多少钱?

    杨彦暗中寻思着,收拾淮北局面需要时间,又被石虎围攻,今年的的收成没了,不可能有余力北夺青州,双方都需要一个缓冲期。

    慕容皝平静的看着杨彦,心里则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许久,杨彦缓缓道:“淮北局势,瞬间万变,三年我等不起,这样罢,请慕容二郎君为我向曹使君带句话,战后若肯降我,我必厚待之,我会给他一年时间考虑,一年后,若不来降,刀兵相向?!?br />
    慕容皝脸一沉道:”杨府君何必咄咄『逼』人?“

    杨彦奇道:”此乃我与曹使君之事,慕容部与拓跋部远在燕代,与曹嶷素无渊源,请恕杨某不明,慕容二郎君为何如此着紧,不知能否为我解『惑』?“

    ”这“

    慕容皝神『色』一滞,他总不能告诉杨彦,支持曹嶷就是为了牵制你吧,他相信杨彦不可能看不出来,可这种话不能放在台面上说,大家心知肚明即可。

    ”好,我会为杨府君把话带到?!?br />
    慕容皝勉强点了点头,又道:”最后一个要求,战场剿获,无论丁口『妇』女还是物资,杨府君取一半,余数归我等?!?br />
    杨彦的面『色』沉了下来,冷声道:“慕容二郎君倒是敢开口,丁口『妇』女皆为我晋人,自当回归大晋,反是你慕容部和拓跋部强索晋人,到底是何居心?“

    慕容皝寸步不让道:”慕容氏与拓跋氏并非蛮夷,乃华夏之苗裔,与晋人相比,无非是习俗略有不同罢了,杨府君不必把华夷之辩拿出来,丁壮归入我与拓跋两部,并不算没入蛮夷,否则辽东数十万晋人为何投我慕容氏?

    况且石虎挟带丁壮『妇』女,多来自于河北,从地域上讲,与幽燕反倒更亲近些,杨府君莫要过份,四家共同出兵,你取一半,已是相当表现出了我方的诚意?!?br />
    杨彦不以为然道:”不是所有受晋主册封之人皆为晋人,慕容部黄发褐眼,显然不是我中原人士,虽你慕容部先祖于汉代起便居于辽西,但实则源于东胡,与我晋人只是比邻而居,并无血脉上的渊源,好了,此事到此为止,多说无益,丁役『妇』女全部归我,你们不得带走一人?!?br />
    慕容皝刷的起身,怒道:”看来杨府君无半点诚意,莫非杨府君就不怕久围之下,城中粮草告紧?“

    ”呵呵“

    杨彦呵呵一笑:”慕容二郎君,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,于战前,郯城兰陵就多方收集粮草,具体数目不便相告,我只能说,石虎粮尽我也不会粮尽,况且破了石虎,究竟对谁最有利,还不是你鲜卑二部?

    不过为表示我的诚意,丁口悉数归我,战马物资各取半数,此为最后底限,我实不愿与慕容二郎君在此浪费时间,慕容二郎君若以为不可行,尽请离去,石虎想围,那就任他围城,来人,送客!“

    有女亲卫拎着包茶叶出来,奉给慕容皝,以目光注视,催促离去。

    慕容皝反而不走了,面『色』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是的,杨彦不用着急,急的是他鲜卑诸部,明天开始,石虎又要攻城,鲜卑有多少勇士能往这无底洞里填?尤其是石虎失了战马,骑兵变成步兵,除了攻城没别的想法,只能实心攻城,恐怕再来一轮,鲜卑诸部能全部死光。

    况且大破石虎对鲜卑诸部的好处确实要大于杨彦,当然,从长远来看,或许杨彦占的益处更大,可那是以后的事,至少目前让他们看到了与羯人分庭抗礼的机会,总之,破去石虎是个双赢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罢了!“

    慕容皝猛一咬牙:”回去我禀明家君,若是父亲与代王允许,明日清晨,我等营垒中将降下旗帜,杨府君站城头一目了然?!?br />
    “也好,那我就不留慕容二郎君,他日若有机会,再把酒言欢?!?br />
    杨彦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慕容皝拱了拱手,提起茶叶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城头站满了人,眺望向慕容部营寨的方向,却见着中军大帐的位置,一副高大的麾旗迎风招展。

    刁协忍不住道:“不会是没谈妥罢?难道鲜卑诸部如此短视,看不到击破石虎的好处?”

    于『药』从旁道:“还是再等等,眼下并非围攻石虎的最好机会,若是发动过早,石虎有营垒可守,徒自费力,唯有待石虎大队出营,无险可倚,那时再合击,方可一举破去?!?br />
    众人均是点了点头,带着期盼之『色』往下看。

    也许,今日就能解去历时半年的郯城之围了。

    不片刻,石虎军中有鼓点响起,一队队军卒携带攻城器械开出营寨,注入了两军之间的广阔地域,又有传令卒分往各营,催促协同进军。

    两名背『插』令旗的羯人军卒离开之后,慕容皝小声道:“阿翁,该降旗了!”

    慕容廆有些挣扎,不自禁的望向了郯城城头,可以看到上面影影绰绰,站满了人,他很想分辩哪一个是杨彦,但相隔太远,实是看不清面孔。

    是生是死,是成是败,就在今日,哪怕是老成如慕容廆,都没法沉住气,回头问道:“你说杨彦之会否不出城?”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慕容皝迟疑道:“理该不大可能,儿观杨彦之并非那等人,此人虽手段凌厉,但做事都做在明处,再说他害我鲜卑诸部又有何用,我鲜卑人与羯人互相攻杀才最为符合他的利益?!?br />
    “也罢!”

    慕容廆深吸了口气,转回身望向整装待发的战士,大喝:“我鲜卑长居幽燕,与羯人无犯秋毫,可那伪主石勒却时常侵袭于我,掠我『妇』女,夺我钱财,后又假其势大,『逼』我出兵攻打晋室,使得我军伤亡累累。

    今石虎久攻不下,后路被东海水军截断,昨日四万多匹战马又被诱走,已穷途末路,故昨夜,我儿万年慕容皝小名冒险潜入郯城,与杨府君面谈,约定和曹使君,代王于今日合击石虎,一旦破去石虎大军,羯人将元气大伤,再不能压迫我鲜卑诸部,从此之后,我们不用再向那伪主石勒献上女人、献上牛羊,献上金帛,我族命运,今日可定,诸位,可敢与我共击石虎?“

    7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快乐扑克3走势图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晋颜血381》,方便以后阅读晋颜血第三八一章 共击石虎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晋颜血381并对晋颜血第三八一章 共击石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晋颜血381。
611| 484| 641| 780| 27| 344| 439| 383| 286| 431|